黑鸟

你好这儿黑鸟。
近期主坑凹凸/UT。
阴谋论狂魔/
/话唠/好人卡专职接受员。
辣鸡画画的,偶尔写文。
银爵过激吹。他,世界第一好。我tm吹爆。

↑银爵表情包自分重绘

托人从漫展上买了设定集,准备开始吃土生活。

虽然偏离了原来想象的性格但是……更可爱了是怎么回事。厨力MAX+++++++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啊。安详。

幽灵船手书准备中。蓄力1:00/3:49

俄罗斯套娃pa,准备做雷银向gogo幽灵船手书。

今天也,把昨年的雷银粮重啃了一遍。

饿死在坑底。

朋友,吸福吗?

---

摸了几个喜欢的国创AU福,他们太棒了(安息)

本来有9个的但是板子画完桃源就坏掉了x

放完儿童画就溜走x

--

P1 @雁旋是冬象便便 私心画了疯人病院和冷冻室两个,太太的福都超!可!爱!!(衫也,有一个大胆的……(打住)以及 @名为fn的鲵 太太的京剧福!她真美呜呜呜

P2 @LOVELYFOOL 太太的战火福,她和军长衫太好了我爆哭x还有目前正被衫威胁性命中的蓝洋小少爷!以及 @诺蓝蓝蓝蓝蓝路 的毁灭福——超帅气的生存专家!

P3孤苦伶仃温柔桃源福WWW

P4合照

-

最后再高声赞美太太们,希望国人AU圈越来越好xx以及对不起亲家没来得及把板子救活……

下次吸帕怎么样(停

朋友,吸衫吗/

画了几个喜欢的国人AU衫,太太们都超良心,他们是世界的珍宝!

放了儿童画悄悄@就跑人x

P1是  @穷到吃土想约稿 太太的prahs。他超可爱他是宇宙之星!以及@Naught 太太的模拟器,又帅又可爱√√√还有 @想吃黄焖鸡,大炒鸡,熘碎鸡, 香酥鸡 ,炒鸡丁儿,熘鸡块 太太的小画家!一级可爱呜呜呜

P2是 @LOVELYFOOL 太太的军长衫,霸道总裁(bu)和 @诺蓝蓝蓝蓝蓝路 太太的毁灭衫,他有那么可爱——!(*比划)以及,看上去冷漠实际上也很冷漠另外兔子样子简直是太可爱了帅到升天的京剧衫

P3是日常走路都透露着帅气的钓鱼组和玖玲太太的鲨鱼海豹!他们太可爱了啊啊啊啊我社保(die

P4合照!这次时间不够没有画完,希望下次能够画更多好吃的馒头精

P5自家俩傻子抽乌龟玩x

最后,感谢为大家带来如此精彩AU的太太们!希望国人UT圈能有越来越多的优质AU嘿嘿嘿这样就可以——(打住。

溜了溜了

【Undertale相关】十个被当作原作一设的同人二设

思伊Yukrystal:

开篇废话一番:


我其实老早就有写这种类似内容的打算,但是总觉得这些粉丝大部分都清楚所以写来没什么养分。直至前天在群里讨论的时候有人再次提起了这个话题,我最后就决定在淡圈之前还是把它写出来。


阅前注意:


*设定概括可能不够全面,写的时候论据的查找也略仓促,如果有要补充或者辩驳的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本文提及的设定是我和群里的小伙伴一起整理的,但是文是我自己敲出来的


*此文只限于讨论标题内容,没有洗白、抹黑角色或者站cp的意味,有一点吐槽ky的内容在内。希望评论能就事论事,不要把评论区当开战现场。


*此文允许lof站内转载,站外麻烦私信


1.sans喜欢番茄酱


Sans与番茄酱有关的地方有两处:


*sans在Snowdin的哨亭里有番茄酱


*sans在grillby的酒吧里饮下一整瓶番茄酱


然而,这两个地方没有一个足以证明sans是喜欢番茄酱的。他的哨亭里有番茄酱,但是也有蛋黄酱和腌黄瓜,别忘了,他是一个卖热狗的,亭子里有调料十分正常。至于第二点,喝完一整瓶番茄酱只能说明“他有一口气喝完一瓶番茄酱的能力”,但是不能说明“他喜欢喝番茄酱”。sans甚至都没有在事后表示他喜欢喝番茄酱。作为一个喜剧演员,这为什么不是他自带的一个即兴表演呢?


2.瀑布隐藏房间里的怪物是gaster


首先我们要知道fun值是什么。


Fun值(fun value)是在游戏开始时从1~100里随机选的一个数字,这个数字会决定你在游戏里遇上什么特殊事件,被决定的事件包括sans的电话、gaster的追随者,以及大部分人认为是gaster出现的269室。(所以不要反复地问别人gaster是谁为什么我没遇到,你没碰到是因为你不是欧皇)


数字对应的事件具体见下表:


当你fun值是66时,瀑布里会多出一个特殊的房间。


然而,269室的文件名是“房间_神秘人”(room_mysteryman),而且里面的怪物也没有自我介绍说他是gaster。在fandom wiki上gaster页的介绍也是“可能是初次见面的地方”。那到底哪些房间是与gaster这个角色直接有联系呢?


1.room264(文件名:room_gaster),也就是entry number 17所在的房间(后文也会提及)


2.gaster的追随者们(gaster follower)


3.声音测试室,有首名为“gaster's theme”的隐藏曲


3.Undertale的译名是“传说之下”


大陆普遍接受的“传说之下”,以及台湾的“地域传说”都是民间/非官方译名。官方目前仅有英文(原版)及日语两个语言版本。


(为什么au创作总是迷之执着于“xx之下”呢?)


4.sans的审判眼带有火焰


同人很多喜欢把genocide线(以下简称g线)里sans审判时的眼睛画出火焰来(一般蓝色为主),然而游戏里他的眼睛只是蓝黄交替变色而已,没有火焰,没有火焰,没有火焰!!!


同样的,审判眼这个称呼也是同人给予的,因为sans在其他线充当“审判”的身份,所以g线眼睛的特殊变化自然而然地被称呼为审判眼了。


(所以在各个公共平台说sans审判眼设定抄袭黑岩的评论停一停,你们为什么要凭着同人的设定来骂原作?)


5.Megalovania是Sans/Chara/玩家的曲子


首先你得知道Megalovania是什么。


Megalovania,可译为自大狂/狂妄之人,是Toby Fox写的战斗曲。


目前它一共有三个版本:Earthbound版(第一版),Homestuck版(第二版),以及Undertale版(第三版)。据说在今年9月14日发布的Hiveswap会有第四版。


第一版收录于2009年Toby Fox制作的Earthbound同人游戏Earthbound Halloween Hack中,是主角与Dr. Andonuts的最终战所用bgm。第二版收录进Homestuck这部网页漫画里,第一次用于flash动画之中(Bec Noir和Aradia Megido的对决,感谢笛斯的补充),且收录于2011年发行的第六部音乐集。第三版就是绝大部分UT粉丝都知道的,用于与sans在g线最终战的bgm,收录于与游戏时间同时发步的音乐集中。


(科普内容来源:http://knowyourmeme.com/memes/megalovania#fn2


undertale的音乐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以人物为主题的bgm(比如Toriel的战斗曲Heartache),和以事件为主题的bgm(比如坠落时的fallen down)。根据前两个版本的共同特色可以得出,megalovania主要用于强者间的对决,所以这首曲子不属于sans、Chara和玩家这三个人物里的任何一位。它不是人物向bgm,而是以“强者对决”为主题的事件向bgm


6.Sans有重置前的记忆


同人里会有这种设定无非是出自他在二周目以及genoscide的boss战里的言行的推测。的确,他能数出你来挑战他的次数,在长廊与他反复对话拿到彩蛋之一的后门钥匙时他也透露出对时空旅行有一定认知。问题是他同游戏里大部分角色一样,无法完整地记住重置前发生的一切。如果是因为他对上一条线有些许记忆的花,其他怪物或多或少也会有这种记忆残留,比如Toriel在二周目也会猜你喜欢哪种调料,再比如与Asgore对战的时候你跟他说自己被杀的次数他会点头。这点不足以支撑这个设定。


(本文篇幅有限,sans到底是否记得上一周目的事情这点以后我有机会将另写一篇文认真论证。)


7.Chara是Genocide线(简称g线)的罪魁祸首(即猹为屠杀背锅)


这条并不是要给Chara洗白。她的性格里的确存在黑暗的一面,从她开恶劣的玩笑以及Asriel的评价可以看出来。然而,她有黑化的倾向就等同于她是贯彻屠杀的人吗?


G线的开启条件是要玩家控制角色杀尽废墟所有小怪。此后的流程大致也是杀尽一片区域内所有的小怪和大小boss,没人强迫玩家一定要打到g线结局,玩家可以随时退出不干。但是他们自己挺过了难关,操控主角走到了最后,chara只是中途加多几句台词并露个笑脸,正式登场也是在砍完小花之后。


游戏当机被污染可以说是chara捣鬼,但是开启g线并从头打到尾的是玩家自己吧?让一个只在结尾正式露面的角色当整个悲剧的始作俑者是不是有点过于牵强了?


7(2).Chara与Sans互相仇恨


这是一个被用烂了的同人二设,同时也是上一条的衍生。只因为Chara出现在g线的结尾这个特殊位置所以很多同人会把阻止屠杀的Sans及贯彻屠杀的Chara当成死敌看待。然而游戏本身没有证据表明和sans对决的就是Chara。甚至Sans是否知晓Chara的存在都是一个未知数,举个简单的例子吧,sans有提过Chara这个名字吗?没有。那就更别提知道他到底是否知情g线和Chara的关系了。


8.Toriel和Asgore已经离婚


在游戏里Toriel表示她因为无法接受Asgore这种消极等待以给怪物希望的做法而离开Asgore。可以明确的是这里的“离开”指的是“远离住在王城的Asgore,搬入废墟”。可是,这只能证明Toriel与Asgore只是分居,游戏里有提及他们俩不再是夫妻关系的内容吗?


分居和离婚是两个概念。游戏里没有提到他们做了什么特别的仪式解除了夫妻关系 ,就不要妄自猜测。


另外,在游戏的文本里,Toriel虽然厌恶Asgore的所为但是她表示还有宽恕的余地




As terrible as ASGORE is... He deserves mercy, too.


(就像Asgore一样可怕......他也应得到宽恕。)


——Toriel




9.Sans只有开审判眼的时候才能使用能力


这么认为的人是不是忘记了sans多次走捷径(甚至带Frisk一起走),在Sans在grillby酒吧问Frisk会说话的花时他甚至开了时间暂停(和boss战时后半期战斗相似)


10.记录17里提到的“他们”是sans和papyrus(实验组)在房间264里,有一个在真实验室没有展示的实验记录17(entry number 17),原文是wingding字体,经翻译之后最后一句话总能引起粉丝的重视:



What do you two think?


你们两位怎么看?



但是这个记录有提到“他们”是指骨兄弟吗?为什么就不可能是gaster的另外两位研究助手?就算gaster的存在与骨兄弟的出现存在诸多疑点和神秘之处,但那些也都是仅限于猜测,游戏里是没有讲明三人的关系的


同样的,g爹这个称呼也是二设泛滥的结果。gaster被认为是sans和papyrus的父亲本身就是一个推测,游戏本身没有解释,不过是父子的设定在同人里被接受得更为广泛而已。


结尾最后话痨一下:


列出这些信息并不是在说同人创作时要原作至上,什么都要按照原作来。二设的自由发挥自然是会为同人增添更多特色,但是在同人创作的时候我希望创作者自己心里清楚哪些设定用的是原作本来的设定,哪些是二次设定,而且在使用的时候最好可以注明,不仅起到给其他尚不清楚的粉丝顺道科普的效果,还能避免有些不知情的粉丝把同人设定直接默认为原作一设,最后导致二设泛滥。


最后,谢谢每一个把这篇文看完的人。


PS.第二期十个被当作原作设定的同人二设传送门:关于sans的拖鞋、gaster的追随者、gaster的死因等等

Sf注意

UD Sans (GEX OD! Firsk  独占欲

*设定相关补充

*OD!Firsk位于AU间中转之地(死亡角色及失足掉落进空间漏洞者可进入),是Ink在管理空间方面的协助者,会定时见面以交换情报,平时亦忙于照顾掉落伤员及在获得许可后前往其他AU进行支援。

*时间线重置后角色会被强制消除记忆送回,以免剧情发生矛盾。

 

“嘿,Honey,告诉我,那家伙是谁?”

微光从紧闭门缝中投入,冰凉的枷锁紧贴温热皮肤,蹭出异样的感觉。

“我们只是合作伙伴,关于管理空间方面的……”女性极不自在地蜷在骷髅怀中,手脚都被紧缚着无法动弹,只得极力用话语让对方平静下来,“没有什么的,你需要冷静一下……”

“嗯,我明白了。”骷髅微笑着回应,低头将齿尖没入更深。

“Sans?”肩头吃痛,女人不安地想要回头,却被强制定在原地。

“不要回头,Firsk。不要用那双眼睛看着我,我会忍不住的。”擒住手腕的指骨些微松动了一下,很快又攥得更紧。

“我已经尝试冷静过了,而这是结果,我尽力了。”略带恼怒的语气从耳边传来,Firsk的脸上开始浸出细汗:“Sans,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事情……”

“是,我知道,我们的好好小姐很受欢迎,也非常忙碌。”Sans的声音明显染上不快。天杀的,这正是这段时间来他最想提意见的事情。每天要么是在救伤员,要么是去其他AU。就算是养条狗还得经常陪它散散步吧,更何况他是个骷髅,是这家伙名正言顺的男朋友!每天见面次数少的可怜,而且说不上两三句话就要去休息。虽然知道自己是在无理取闹,但这也太让他火大了。

“但你偶尔也考虑下我行不行?就当是一次求助。你之前可从来没有回应过我的求助。”

每一次,在一切消失之前,她都未出现过。他不知道为什么AU求助会有永久占线中这一说法。

“……我很抱歉……”

“好了,现在给我点时间,可以吗?”骷髅的语调逐渐恢复正常,和平常一样,用慵懒而沙哑的声音笑道。

“听着,你是我唯一在乎的东西……在遇见你之前,我的一切都被摧毁了。我以为痛苦会永远循环下去,直到你的出现。”

“你实在是太耀眼了,就像书中所描绘的星星,我曾经想象过你陨落的模样,那简直是一场灾难。”

“就像你说过的,我已经第四次爱上你了,下次,下下次,多少次重置也会是一样的结果。每一次我都像一只趋光的蛾子被吸引,自惭形秽,但又不可遏制地想要接近。”
“所以,不要离开我。”

他将头埋在人类女性柔软的脖颈后,不紧不慢地啃咬着,满意地感受着怀中人愈发急促的呼吸。

“Sans……可以放开了吗,我……我还有事情要做,我等下就回来陪你,好吗?”Firsk的猫耳微微颤抖着。

“不可以,亲爱的。你现在是我的——”

特意将最后两个字音拖长,骷髅将女人摁倒在地面,附身贴近她的耳旁冷笑道。

 

没有下文了不要找我x

在准备正经刀漫途中摸个鱼糖。

相信我这对其实是四十米大刀。

明目张胆@亲家。 @金 

 


光棍节短文\配图 sf注意

UD Sans(GE)xOD Firsk 晨星与恶犬

“愚蠢的现充。”

男人高举起在风中熊熊燃烧的火把,漆黑斗篷下呈现出一张极度扭曲的笑容,身后上百个相同打扮的人们一齐高呼起来。

“烧!烧!烧!”

“请冷静一下!”站在人群前方的猫耳女性不知所措地望着前面这群莫名其妙跑进自己家里的陌生人。奇怪,这里明明是死亡的角色才会来的地方,就算是随机开个洞也不会突然掉进来这么多人——而且还带着剧烈的憎意。难道是哪个AU又经历了一场战争?还是……

她还来不及多想什么,队伍最前面的男人已经弓着身子朝她走来,冰冷的巨刃在地面刮起一长串不和谐的音调。

“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你们是经历了什么事情吗?”Firsk慌忙向后退去。与其说是害怕,不如说是希望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毕竟这里可不是什么适合战斗的地方。“比如和仇家的一场决斗?或者是什么灾难……”

“够了!”男人粗着嗓子大喝一声,“你们这种现充的出现对我们来说就是灾难!”

“什么?”Firsk显然并不明白他的话,但对方已经加快了脚步要冲过来,“等……”

“嘿。”

粗壮的骨头交叉着从地面刺出,将男人的脚牢牢钉在原地。“啊啊啊啊啊——”惨叫声将其后方紧跟着要冲过来的人群吓得停下脚步。

“Sans!”Firsk有些不满地叫喊起来,“我说过了,不要这么暴力!”墙壁的另一端,戴着枷锁的骷髅慢悠悠地从洞中走出,一脸满不在乎地伸手挡在女人身前,朝她耸了耸肩,回身打量着一干团员。

“你们是有什么事情要寻求这个好好先生的帮助么?这种态度可不对。”

“那……那家伙就是她的CP!大家上!烧掉他们!”人群瞬间斗志昂扬,纷纷摆好了架势准备饿虎一般地扑上前去。

“噢……冷静点。”骷髅摆摆手,回头看了不断摇头的Firsk一眼,“她不喜欢这里有人打架。”

“更可恶了啊啊啊啊!”气氛似乎更加热闹起来。

“好吧,你瞧,我本来想说理来着。”骷髅对着女人无可奈何地摊手,原本带着懒散的眼神瞬间染上血色,直勾勾盯着面前众人,“听着——”

“有事的话,还是别麻烦这位天真的公主了——”

交替重叠的白骨破土而出,将人群和两人阻隔开来,密密麻麻的破碎骨刃将尖端对准了最前方那人的瞳孔。

“——来和她的恶犬谈谈如何?”

骷髅微笑着,将高抬起的手放下。

Fight。

------

本来是想发刀来着。

结果时间不够就先发糖。

关于两人为什么会组CP的原因见短漫《Star》

 @金 悄咪咪 @亲家

#摸个拟人
UD sans (GE)×OD!Firsk
是的。
谁抢nen死谁。
@金